第八百四十七章 番外·兄弟(下)

皇帝笑了笑,他这傻儿子啊……

为什么许珏就知道了呢?

还不是卫子昂去告状的?

卫子昂看着温和无害,其实鬼主意多着呢。

皇帝这些年,是将这俩货看得透透的,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一唱一和的,把很多事就解决了。

他这些年,也亏的他俩,才将辅佐他将大周治理得这么好。

能得两大名臣,也是他的幸运。

“卫太傅很好。”

阿瞳还在替卫子昂说话,护着他师父呢,连父皇也不准说他坏话。

“是,太傅对你很好。”皇帝捏了捏他的鼻头道。

阿瞳这才满意一些。

在他心里,卫太傅最好了!他父皇也得这样觉得!

翌日。

卫子昂再入宫的时候,阿瞳就自然地黏了过去。

“太傅~”小家伙柔声叫道,软乎乎的身体往他身上靠。

太傅身上泛着淡香,他觉得好好闻哦。

卫子昂柔声地和他闲聊几句。

小家伙答得很开心。

“太傅,阿瞳昨天写了好多字,手好疼啊~”

说着,把胖乎乎的小手抬起来,给卫子昂看。

卫子昂捏着他肉乎乎的小手,还吹了吹。

“好了吗?”

“好了。”阿瞳忍不住小声告状,“许太傅好凶啊,阿瞳怕他。”

卫子昂笑了笑,没说话。

“太傅,阿瞳想去你家玩,好不好?”小家伙眼巴巴地看着。

这小家伙,自从一次宫宴上,见了糖宝后,就特别喜欢,追在后面喊姐姐。

他说去卫家,其实是想找糖宝玩。

小家伙一轮又一轮的撒娇,卫子昂有些顶不住,答应了。

小家伙顿时绽放出一个开心的笑,拍马屁:“太傅最好了~”

下午的时候,卫子昂向皇帝报备后,就带着小家伙去了卫家。

一到卫家,小家伙就眨巴着眼睛,四处看去。

找糖糖姐姐呢。

“带你去找糖宝?”卫子昂道。

小家伙顿时高兴起来:“太傅真好。”

卫子昂牵着小家伙的手往里走,刚好遇到长相俊美的青年从里面出来。

小家伙的腰板一下挺直了,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有些畏惧。

许珏看着卫子昂,笑了笑,两人自幼一起长大,又一起入朝为官,这十几年来,也曾有争议过,但是,始终是最好的兄弟,透着寻常人没有的亲昵。

许珏看着阿瞳的时候,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许珏问了几句功课,阿瞳乖乖答了。

许珏不再问,阿瞳也松了一口气。

阿瞳本来以为许太傅会去忙自己的,结果却始终跟着自己和卫太傅。

所以,他小身子一直紧绷着。

直到看到糖糖姐姐,他才松一口气。

卫糖正在院子里坐着,懒洋洋的,一身白色的衣裙,脸上带着稚气,但那精致的五官,完全可以窥见将来长大是如何得倾国倾城。

阿瞳看到卫糖,就迈着小短腿走了过去,缠着她说话。

卫糖的眉目间透着慵懒,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偶尔应和两声。

“小屁孩。”许珏笑道。

卫子昂也笑了。

“没办法,糖宝就是人见人爱。”

“沐宝呢?”

“那小子不知道跑去哪里摸鱼了。”

“没去念书?”

“有爹给他撑腰呢。”

“爹惯的,那就没办法了。”

“沐宝和糖宝是龙凤胎,却一个好静,一个好动,两个极端。”

两人聊着天。

两人进了书房才聊公事,在外面的时候就闲聊。

两人在院中坐着,这是春日,阳光照耀在身上,暖风拂面,很是舒爽。

两人靠着坐着,眼睛半眯着,感受着春风拂面。

他们入了内阁,政务繁忙,难得这般偷得浮生半日闲。

阿瞳跟在卫糖的身边,卫糖懒洋洋的,阿瞳就很乖巧地坐着。

卫糖要做什么,阿瞳立即鞍前马后,狗腿的很。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许珏看着远处的孩子,低声道。

卫子昂点了点头,他自然记得。

他第一次见许珏的时候,就比阿瞳大一些。

彼时,两人睡在一个被窝的时候,卫子昂没想过,两人会有这样的缘分。

能一起长大,一起进书院,一起考科举,一起入朝为官,相互扶持到今天这一步。

“许珏,谢谢你,帮我。”卫子昂突然道。

入了朝堂,勾心斗角,他心里很清楚,许珏替他挡了多少次暗箭。

他也并不蠢笨,只是不想,也乐得有许珏护着他。

“我们之间说谢就生分了啊,我会不高兴的。”许珏板着脸道。

当初,他就下了决定,朝廷复杂,人心叵测,子昂不喜欢勾心斗角,不喜欢那些肮脏的手段,便由他来做。

这些都是他心甘情愿做的。

他不喜欢卫子昂的感谢。

卫子昂笑了笑:“那不说了,别不高兴。”

卫子昂扯了扯他的脸,许珏绷不住,露出一个笑。

阳光照耀在两人身上,哪怕两人浸淫多年,此刻脸上的笑,一如他们当年初见的那般,纯粹无杂质。

差不多时间,卫子昂便带阿瞳回宫去了。

“糖糖姐姐,阿瞳过两天再来找你玩~”

小家伙依依不舍道。

卫糖微微颔首,小小年纪便是一副女王样。

小家伙得了应允,很高兴,转身走了。

阿瞳坐上回去的马车,见许太傅没跟上来,松了一口气。

小身子也没来时坐得直了,歪歪扭扭地靠在卫子昂的身上。

“太傅,许太傅好凶啊。”阿瞳低声道。

“他不凶。”卫子昂道,“他对你严厉,是为你好。”

阿瞳有些似懂非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太傅,你和许太傅认识很长时间了吗?”阿瞳有些好奇道。

他知道,两位太傅很熟悉,也曾听爹爹说过,两人是兄弟。

兄弟为什么不是一个姓氏呢?

阿瞳小脑袋都想破了,想不通。

“很长很长时间了……”

卫子昂道,记忆又飘回了很多年前,飘到了那个小山村里。

那时候,他尚且年幼,娘亲带回来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

他道:“你跟我睡吧。”

两人的缘分由此起。

“我们是兄弟,是挚友,也是知己。”卫子昂总结道。

得遇许珏,是他卫子昂此生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