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不知是谁的思念,碎了一地?(大结

两个月后……

这一场秋雨来得悄无声息,天空中密密斜斜的雨丝,将整个s市笼罩在一层迷蒙中。

秋风簌簌地吹过,卷起一片片落叶。它们飘扬着,飞舞着,不知要去向何处。

左锋驾驶着汽车从落叶纷飞的街道上驶过。一片枯叶迎着风雨,打着转儿,从车窗前飞过。他透过观后镜看着那片枯叶慢慢飞远,最后消失在眼底深处。

一瞬间,一股莫名的失落和悲伤涌上了心头。他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看着这车窗外的秋雨和秋风,他突然想到了不知是谁说过的一句话——秋天永远不会是恋爱的季节,而是分手的季节。

分手?!

想着这个词,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没有和谁开始,何来的分手?可自己的心里这两个月来一直处于失意和沉痛之中。起初,他以为是杨萱的离去造成的,但渐渐的他发现这种感觉不是因为杨萱,是因为什么?他不知道,他很想知道。

……

左锋将汽车在路边停下,然后下车,走到一间诊所前,抬头看了看那间诊所的招牌,迈步走进去。

“左队,你来了。”张克文看到左锋走进他的诊室,急忙起身迎了过去,并伸出一只手。

左锋瞥了一眼他伸出的手:“都这么熟了,还客气什么。”说完,他径直走到一旁的一个沙发上,自己坐上去,熟练地调动椅背,让自己躺到一个舒适的位置。

张克文无奈地一笑,收回手,走到沙发旁,在一个椅子上坐下:“本以为你会很忙,没想到你每次复诊都很准时。”

“有病就要治,我要积极配合你的治疗。”左锋说着闭上眼睛:“我的确很忙,你抓紧时间。”

张克文再次无奈地笑了笑,没好气地说道:“我是你的心理医生,不是你的下属,拜托你对我说话不要用命令的口气。”

“张大医生,请问,可以开始了吗?”左锋随即睁开眼睛,用略带调侃的语气问道。

“可以开始了。”张克文用遥控器将四周的窗帘放下,将屋中的光线调暗,然后播放了一首轻柔的音乐。

左锋再次闭上眼睛,思绪随着轻柔的音乐慢慢地飘向远方。

……

一个小时后,张克文关掉音乐,在昏暗的灯光中将左锋慢慢唤醒。

“左队,这次你看到了什么?”

左锋睁开眼睛看着昏暗的天花板,喃喃回道:“还是什么也看不清,就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你又看到杨萱了。”张克文轻轻叹了一口气:“你的工作压力大,杨萱的去世又对你造成了打击,所以你才会精神恍惚,情绪低落。”

左锋没有说话,目光仍然望着天花板。

“左队,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可杨萱已经走了,你要学会放下,走出悲伤。你还有阳阳,还会遇见你喜欢的人,新的生活还在等着你。”张克文劝慰道。

“张医生,我很确定,我一直看不清的那个人不是杨萱。”左锋从沙发上坐起来,将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心口:“我这里藏了一个人,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只是我把她藏得太深了,深得我自己都不知道把她藏到了哪里。”

“左队,我再给你开些缓解情绪的药吧,你下个礼拜记得再来复诊。”

左锋默默地转身,走出了张克文的诊室。

……

巫隐族,魇圄。

南锦红穿着一身红色锦袍,头发高高挽起,端坐在书桌前翻看着一本书籍。

秋风吹动挂在窗台前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响。

她放下手中的书,走到窗前,支起窗户,看着外面绵绵的秋雨。

雨水早已打湿了院中的地面,一片片落叶飘落,吸附在地面上,像是一朵朵绽放的黄花。她看着那犹如花朵一般的落叶,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思绪回到了那个让她思念的地方。

……

风吹过,叶飘零,满地花黄,不知是谁的思念,碎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