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之助,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时透无一郎担心的看着伊之助。

没有。伊之助摇头。

那就好。时透无一郎松了口气。

好啦,我问你几个问题就行了。产屋敷藤萝托着下巴,你是谁?

中了咒术的伊之助对产屋敷藤萝问的问题都进行了回答。

原来如此啊。产屋敷藤萝垂下眼睑, 陷入沉思。

眼前这个男子是她老了后收养的孩子啊,是利用时空转换器来到这里的。

时之政府...刀剑付丧神...挺有趣的嘛。

你既然可以来到我这里,那你应该也可以到更早之前的时代里吧?伊之助。产屋敷藤萝对伊之助一笑,我想交给你一件事, 我想你不会拒绝奶奶我的请求吧?

伊之助当然不会拒绝自己最喜欢的奶奶的请求。

于是伊之助拿着毛笔,在产屋敷藤萝说一句话,就在纸上写上一句话,等写完后,产屋敷藤萝拿出印有他们产屋敷家家徽的信封,将纸装了起来。

一旁的无一郎看到一直注视着产屋敷藤萝的伊之助,忍不住问道,我和她,你更喜欢谁?

奶奶。咒术还没有解除的伊之助回道。

啊...没想到会被牵扯到情侣之间的产屋敷藤萝眨了眨眼睛。

这样啊...时透无一郎垂下脑袋,果然比起他,伊之助更喜欢他的奶奶。

因为,我对你的感情不只是喜欢,还有爱...伊之助看着时透无一郎,我爱你。这是比喜欢还要深的情感。

伊之助...时透无一郎睁大眼睛,他抱住伊之助,我也爱你。

...抱歉,如果可以,请你们不要在我面前做一些不说话未成年看到的画面。产屋敷藤萝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们,麻烦你们把这封信交给我的先祖们。

伊之助接过信后,他和无一郎就被产屋敷藤萝扔了出去。

伊之助拿着信眨了眨眼睛,奶奶的先祖?

是说主公大人吧。鬼杀队解散后,时透无一郎仍然还是以主公大人来称呼产屋敷耀哉。

是吧。伊之助拿出时空转换器,俺记得时间是...

伊之助把产屋敷藤萝的信放到产屋敷家的大厅时,与一个小孩碰上了。

那个孩子看到伊之助和无一郎并没有大叫,也没有喊大人,而是语气温和的问着伊之助和无一郎为什么会在这里。

主公大人...时透无一郎认出来眼前这个孩子就是小时候的产屋敷耀哉。

主公大人?您是在说我吗?小时候的产屋敷耀哉看着无一郎眨了眨眼睛,对他一笑,如果未来我有像您一样强大的剑士,我想一定能够打败鬼舞辻无惨的。

...是。

这次轮到伊之助不高兴了,他一直觉得无一郎对产屋敷耀哉的态度跟其他人的不一样。

在离开产屋敷家后,时透无一郎发现伊之助好像在跟自己闹别扭了。

伊之助,你不要误会,我对主公大人只是敬爱之情罢了。时透无一郎表情认真的看着伊之助,他握着伊之助的手,将伊之助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薄荷绿色的眼眸注视着伊之助,我只爱你,我这颗心也只会为你这样跳动。

伊之助脸色爆红,他感觉自己好像要输给无一郎了,他看到时透无一郎那双含笑的眼眸,在感到害羞的同时也不服气了起来,他拉着无一郎的衣领,亲了上去。

等无一郎因为害羞不知所措的时候,伊之助满意的松开了手。

哼哼!他伊之助大人才是最厉害的!

伊之助,我还想再来一次。时透无一郎一脸期待的看着伊之助。

...啊?

最后嘴唇都被亲肿了起来的伊之助跟一脸满足的时透无一郎再一次穿越时空。

可恶!无一郎的吻技比他的好...又输了...

这次因为伊之助脑袋一片混乱的时候调的时间,所以伊之助也不知道他们来到了哪里。

只是这里的样子伊之助有印象,这里是无限城。

同时伊之助的视线扫过现在的情况。

这个情况跟几年前他做过的梦一样。

那个无一郎死去的梦...

那个是伊之助?时透无一郎看到正在不远处快速移动的戴着野猪头套的身影。

我们可能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了。伊之助看了一下后,不过这里的鬼还是要杀的!

他现在要去赶去救这里的无一郎!

好。时透无一郎点头。

伊之助和时透无一郎兵分两路去清理这些鬼。

这里的无一郎在哪里?

为了快速锁定这里的无一郎的位置,伊之助停了下来,集中注意力。

兽之呼吸柒之型空间感知!

在确认了大致的情况后,伊之助发现这个世界的我妻善逸就在他的附近,正在跟一个鬼打着。

伊之助立马过去确认了情况,很快的得出我妻善逸打得过那个鬼后,就从那里快速的从那经过,同时还不忘给那个鬼一脚,打断那个鬼对我妻善逸的攻击。

刚才那个是谁?

在斩首了变为了上弦之鬼的师兄狯岳后,我妻善逸躺在地上,回忆着刚才救了他一命的身影。

找到了。

伊之助看着背对着他的少年,以及站在少年对面的六眼鬼黑死牟。

即使是这个世界的师父,也不能伤害无一郎。

伊之助快速上前把即将被砍断手臂无一郎往一旁一扔,他相信这个世界的无一郎一定不会被他这么一扔就死了的。

月之呼吸一之型暗月宵之宫。

在黑死牟攻击后,伊之助同样使用了这一招。

什么?黑死牟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居然使用出自己的月之呼吸后,愣了一下。

抱歉,这个世界的师父。伊之助继续向黑死牟攻击。

...什么情况?被伊之助扔到一旁的无一郎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那个男子就把黑死牟斩首了。

几乎是发生在短短的几分钟不到的时间里,上弦壹就这样被解决了?

没事吧?伊之助看向这个世界的无一郎,这个世界的师父比他的师父要弱。

没事。无一郎歪头,他觉得这个人的脸好像在哪里看过?

没事就好,你知道鬼舞辻无惨在哪里吗?伊之助觉得要先把鬼舞辻无惨先解决了。

知道。无一郎点头,跟我来吧。虽然不知道这个男子是谁,但从刚才他短短几分钟内解决了黑死牟来看,这个男子很强,带他去找鬼舞辻无惨,是正确的选择。

嗯。伊之助将无一郎扛在肩膀上,你给俺带路。这里的无一郎好轻。

...好。

另一边的时透无一郎来到了一个有着莲花池的房间,他看到正在与蝴蝶忍交锋的白橡色头发的鬼,这个鬼时透无一郎有印象,他就是杀死伊之助母亲的鬼。

宰了他。

霞之呼吸壹之型垂天远霞。

霞之呼吸?无一郎君?蝴蝶忍躲到一旁,看着突然出现并向童磨攻击的男子。

接下来的场景让蝴蝶忍呆住了。

这突然出现的男子,使用着霞之呼吸将那个上弦贰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没一会那个上弦贰的脑袋就被砍下来了。

这几年时透无一郎为了更好的追求伊之助,从来没有放下对自己的锻炼,终于在不久前可以跟伊之助打成平手。

蝴蝶小姐。时透无一郎收起刀,看向还没回过神的蝴蝶忍,请问你知道鬼舞辻无惨在哪里吗?伊之助现在肯定是想解决鬼舞辻无惨了。

...知道。

在时透无一郎跟着蝴蝶忍来到鬼舞辻无惨的所在地时,就看到已经跟鬼舞辻无惨打起来的伊之助,啊,来晚了吗?

你是谁?!鬼舞辻无惨咬牙,他现在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又跑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剑士,被这个剑士砍到的伤口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自己复合,甚至还有强烈的疼痛感,他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就会死在这个人的手中。

要杀了你的人。伊之助发现这个鬼舞辻无惨也比他那里的鬼舞辻无惨要弱得多,只要在刀上注入灵力就可以解决了。

可笑!区区一个人类!鬼舞辻无惨视线扫过周围,他现在必须再进食恢复自己的力量,不然自己真的会死。

跟伊之助大人我打还敢分心啊。伊之助眯起眼睛,他凝聚起灵力让手中的刀刃发生变化,这是刚才他看到这个世界的师父使用的招式。

月之呼吸九之型降月连面!

伊之助挥动变化了形状的日轮刀,对空中连续进行错杂交互的乱数无形斩击,产生多道交错的刃风,在封死鬼舞辻无惨行动的同时还产生无数的圆月刃,将鬼舞辻无惨想要抓取在一旁的无一郎的管鞭砍断。

可恶!这不可能!这是鬼舞辻无惨消失前充满不甘的怒吼声。

在场的人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鬼舞辻无惨死了?

在他们还没有任何反应前,那个活了近千年的鬼舞辻无惨就被一个男子解决了?

刚才那个人说了[跟伊之助大人我...]是吧?听力极好的我妻善逸问。

他身上的味道确实跟伊之助的有点像...刚刚赶过来的灶门炭治郎说道。

一旁的无一郎听到后,走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嘴平伊之助旁,将嘴平伊之助的头套摘下来,...长得好像。

他人呢?蝴蝶忍发现斩杀了鬼舞辻无惨的那个男子消失了,还有刚才在她旁边的男子也消失了。

在无限城浮现在地面后,伊之助就带着无一郎离开了。

俺想把其他的鬼舞辻无惨都宰了。伊之助看着即将天亮的天空。

如果在更早的时候杀了鬼舞辻无惨,那会怎么样呢?

好。时透无一郎点头,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你的。

好耶!那我们出发吧!伊之助牵着时透无一郎的手,兴奋的说道。

嗯。时透无一郎笑着点头。

关于食人鬼的故事已经结束,但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