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八十二章 黑袍人

“嗯!”沈北再一次坚定的点了点头,在看到沈北又一次的确认之后,路畅脸上的惊讶更甚了!

能够从造化境初期突破至轮回境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这小子竟然是告诉自己,突破到了轮回境巅峰!

这小子是不是有些过于猖狂了!

“沈北,你可知道,在奇山大陆上的境界划分?”路畅强行压抑着内心的激动,看着沈北说道。

“不知。”沈北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沈北来到这奇山大陆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对于奇山大陆上的一切都不是太了解。

“其实在奇山大陆上,并没有神境!向我们这样的实力,不过是伪神境!所谓伪神境,便是触摸到了神境的大道气息!可是如今的你,已经是达到了轮回境!与我们也不过是一步只差了!”路畅开口解释道。

这也是为什么路畅会如此惊讶的原因,如此的年纪,就达到了轮回境巅峰的实力!

原本的路畅心中并没有多少的底气,可是当沈北的境界达到轮回境的时候,路畅明白,这一次地煞宗失算了!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有着一道人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在二人的面前停了下来,一脸恭敬的说道:“宗主!地煞宗发起进攻了!并且很是凶猛!”

“好!我们这就过去!”

沈北在听到那人的话后,脸上有着一抹惊讶之色,随即看着路畅说道:“宗主,这是怎么回事?”

“想必是那地煞宗的人感受到了你的存在,不过他们应该没有想到的是,你的境界达到了轮回境!若是能够利用好这一点,便是能够让他们溃散而逃!”路畅看着沈北说道。

“宗主!边走边想吧!还有就是能不能跟我说说这地煞宗的修行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比如就是依靠什么进行修行的!”沈北一脸认真的问道,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只有将这地煞宗熟悉了,在面对地煞宗的时候,才能毫不慌乱!

“地煞宗乃是根据吸收人的精气修行的!并且,地煞宗能炼制傀儡!通过傀儡进行战斗!地煞宗的人员大都是隐蔽性的灵术!以此来更好的袭击敌人,从而吸取精气……”

还未等路畅将话说完,沈北便是淡淡的开口说道:“老大,我知道了!我跟这地煞宗的人,打过两次!”

路畅在听到沈北的话后,一脸惊讶的说道:“跟这地煞宗的人打过两次?”

“嗯!在龙山大陆上的时候,遇到过两次,不过在龙山大陆上的时候,名为傀儡宗!当时的我杀了那傀儡宗的两位长老!当时所动用的就是龙凤之力,光明气息!”

路畅在一旁听到沈北的话后,恍然大悟道:“怪不得这地煞宗会这么着急的进攻,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奇山大陆上的百姓,而是你!”

此时的路畅终于是明白,为什么蛰伏多年的地煞宗会突然面世,从而大举进攻了!那龙山大陆上的傀儡宗不过是地煞宗的一个小型分支!

从龙山大陆上得知沈北来到了奇山大陆,从而大举进攻,看上去是在屠杀整个奇山大陆的人,但其实都是为了寻找沈北!

这下全部都说的通了!

沈北在听到路畅的话后,在短暂的思索后,也是明白了路畅的意思,一开始在听到地煞宗的时候,沈北就曾与那傀儡宗联想过,但当时的沈北并未在意,如今在听到路畅的话后,沈北明白,自己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误!

地煞宗直接进攻奇山大陆,还是有着自己的缘故!

“宗主,我们现在怎么办?”沈北看着路畅问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他们知道的是你,但是不知道的是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轮回境巅峰,这便是我们最后的底牌了!”

路畅一脸严肃的说道,二人在说话的同时,也是来到了城墙处!

之间城墙之外的范围内,皆是有着弟子与那地煞宗的弟子不断的厮杀着。

当沈北的身影出现在城头的时候,有着一个黑袍人影出现在了城墙之下,缓缓的开口道:“路畅,现在有着一个机会放在你们的面前!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个要求!我便立即撤兵!一切事情都当没有发生过!”

路畅在听到那人的话后,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随后说道:“滚吧!什么要求都不会答应你们的!对于你们地煞宗,先前一直手下留情,并未想着将其灭宗!可是既然你们挑起事端,那么这一次地煞宗将会在奇山大陆上消失!”

那人在听到路畅的话后,直接大笑着说道:“将我地煞宗灭宗?路宗主怕是没睡醒吧!我地煞宗的弟子千千万,光这轮回境的弟子便是有着近万人!你凭什么灭我地煞宗!”

地煞宗所修行功法的缘故,皆是需要吸收他人的精气,以此来修行,所以在境界的提升上面,比普通的修行者要快上不少!

但是这其中也是有着一个缺陷,生命力不强!这也正是那些地煞宗的弟子为什么都身穿黑袍的缘故!

连阳光都见不得!

“若是你将你身旁的那小子交出来!我便让撤兵!若是不行!那你们就与这破城一同消失吧!”那黑袍人十分嚣张的说道。

沈北突然被那黑袍人点名,微微一愣,随即看着那黑袍人说道:“不过是一群阴间人罢了!又凭什么能够活在这世上!”

黑袍人在听到沈北的话后,嘴角有些一丝神秘的微笑,紧接着,拍了拍手。

便是有着两道身影出现在了沈北的面前,正是沈北的妻子与儿子!

沈北见状,脸上有着一抹惊讶之色,旋即一脸憎恶的说道:“小人果然就是小人!竟然是将这件事情牵扯到我的家人身上!”

路畅在听到沈北的话后,也是明白了面前这一男一女与沈北的关系,脸上也是有着一丝的犹豫之色。

这毕竟是家人,若是沈北因为家人而放弃了身后的城池,恐怕……

后果他不敢想象。

“你过来!这两个人便是可以走!你自己选择!”那黑袍淡淡的开口说道,语气之中很是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