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小甜妻

鬼事专门店 秋风寒 1438 字 2个月前

想通之后,顾眠一鼓作气,穿上布鞋,走出了卧房。

温暖的空气中带着浓烈的桂花香味,扑面而来。

微风惬意地轻柔地抚过她的脸,也让顾眠有精神打量徐家的环境。

徐家的院子四四方方的,院墙是黄土砌的,高一米二左右,左边有一颗老桂花树,树下用石板桥围起来了。

院墙的角落整整齐齐地码着劈好地柴火,仔细打量,顾家的院子挺大

从前的她,从没有好好观察这些。

只知道待在房间里面怨天尤人,想死去的顾二老,又想着自己没办法过上她从小梦寐以求的当阔太太的期许。

只知道对徐衍发脾气,耍蛮横。

老天让她成为天选之人,重新回来,她不会和以前一样。

掀开灶房花色的门帘,里头油盐四溅。

徐檀在厨房中忙的和小蜜蜂一样,木制的饭桌上摆上了炒包菜,包菜里加了难得一见腌制的腊肠。

徐檀见她起来赶忙招呼她坐下,热情难挡,顾眠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腊肠放进了嘴里咀嚼。

顾眠自然吃的出这是家喻户晓的明华食品厂的‘广货’代表,这味道还是很有保障的。

又夹起一筷子白菜,一入口,顾眠惊了,虽然说一般都是用油盐酱醋炒一下,能吃即可。

但这白菜丝也太难吃了,白菜丝切的有大有小的,梗没熟,可是白菜叶子却已经焦了。

吃一口菜,要配上两口粥,因为实在太咸了。

好在腊肠可以入口,虽然也焦了,但腊肠用上好的猪肉和白酒腌制,吃完之后唇齿留香,但炒的过于油腻,顾眠有些食不下咽,刚刚起床吃的太油腻,顶的胃难受,所以显得忧心忡忡的。

回想上辈子,她吃的饭菜永远是徐衍端在房间里面给她吃的,她是从来不和他们两兄妹一起吃饭的。

徐衍送来的饭她也觉得很难吃,挑三拣四的。

可是比起徐檀做的,还是略胜一筹。

徐衍一直骗她说是妹妹做的,因为他如果说是他做的,以她的厌恶他的程度,当然是不会吃的。

如今想来,铁定是他亲自下厨。

他真的有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里面好好爱她,只是她从来将他的真心当作一文不值的垃圾。想到这,顾眠不禁眼眶泛红。

徐檀是个颜控,看着顾眠这回安安静静的吃饭,脸色柔和,只觉得她脸蛋精致又秀气,吃饭都好看过别的姑娘。

尤其是她不发疯骂人的样子,安安静静,实在是再完美不过。

柳叶眉微微蹙起,仿佛有忧愁缠绕,又黑又密的睫毛下面有着一双如同一泓秋水的眼睛,还有生的玲珑娇俏的鼻子,极为秀气。

薄薄的嘴唇如同玫瑰娇艳欲滴,还有一头光滑亮丽的乌发,虽说是,脸色也不太好看,过于惨白,带着生病特有的恹恹不振的神色。

连她看了都动心不已的程度,也难怪村里人个个都说顾眠是十里八乡里头最好看的一枝花。

而且顾眠对她的态度完全变了,没有以前那般冷漠,也没有听见伤人的话,她很欢喜,

唯独有一点,就是顾眠摔下山坡,划伤了脸,倒也不是血肉模糊,而是浅浅的红印子,过多一月有余便可以消失。

但在白皙的脸上就越发显得明显,格外碍眼。

吃饭途中,从徐檀的口中得知,自己得救,原来是村里头有小孩贪玩上山,到达山脚时,隐隐约约看到山腰上有人影在地上的样子。

山中峻拔难行、云遮雾障,孩子们没办法走上去,就赶忙回了村里,向大队求助。

恰巧在门口遇见了徐衍,徐衍一听有人死在山中!

立刻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连忙借了村长家的自行车去救人了,谁知道到山中才发现摔下山坡的竟然是自己的妻子,当时便伤心欲绝,后来探了探鼻息,才知道是昏迷。

一人将顾眠背下山,因为地处偏僻,看着顾眠浑身青紫,恐有骨折之嫌,不好骑自行车。

便直接穿着布鞋,背着她去了这十里八乡最好的卫生站。

一次性交了十五块的高昂医药费,十五块啊,他眼睛都没眨一下,

要知道他一个月工资也就30多,

徐衍又嘱咐医生给开了最昂贵的药膏。

“同志你看,我们这普通的药膏也就几毛钱,你要最贵的,也有一款效果好的,但是要五块,你确定要吗?她这脸上的痕迹就算是不涂药,最多两个月就会消下去的。”

徐衍还是坚持要最好的药膏,医生也就给他开了。

其实,值班的医生看他一身灰扑扑的,也看得出是平时是在劳作的人,而且他的鞋子都被磨破了,脚上也有细细密密的伤痕,也没提出要包扎上药,就知道他也不是宽裕的人。

一次性交上了医药费,也有些咂舌。

20块啊,平时在这看病的,不少人缴费不过几毛也要催一催的,眼前的男人倒是大方。

顾眠在医院里面休养了有小半个月,打了小半个月的点滴都没有醒过来,

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徐衍贴身照顾她,

因为顾眠爱美,他知道她醒来看见脸上的痕迹,一定会难受。所以他一直帮她涂药,小半个月下来,脸上原来毕竟明显的红印明显变淡不少。

确保没有后遗症后,医生建议回家修养,可能最近几天就会醒。

和医生再三确认身子没问题之后,他才喊了人手搭把手,将顾眠送回家修养。

后来,顾眠便醒了。

只是芯换了另一个她。

听完徐檀说的,顾眠咋舌,二十块的药费,这可是一笔巨款

心里百感交集,原来,上辈子她摔下山见到的那人真是徐衍?

其实在她完完全全失去意识之前,她好像看见了徐衍抱着她慌乱的模样。

上辈子,顾眠醒来后也问过一样的问题,可惜徐衍沉默寡言,把事情简单揭过,所以顾眠并不知道他背地里为自己做了那么多

这个呆子,做了好事难道还不留名吗!顾眠心底里控诉他,但是又泛起细细密密的心痛的感觉,这个笨蛋

可能也是重生的缘故,身体反噬,顾眠感到头昏脑涨,浑身没劲儿,徐檀和她说话,她的反应也都慢半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