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总宠妻太致命

鬼事专门店 秋风寒 1456 字 2个月前

三年前,她的养母救了他爷爷奶奶之后离世,因为养父不靠谱,所以养母在临走时,把她托付给了顾老爷子,顾老爷子见她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就强迫顾寒年娶了她。

他们之间并没有婚礼,就连结婚证也都是顾老爷子找人去民政局办的。

新婚第一天晚上,以至于到现在,那男人从来都没来过。

洛薇不怪他,并且也能理解,毕竟面对一个陌生人,谁能心甘?

这三年来,他从来没出现过她的面前,倒也没什么不好。

她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每天有吃有喝,还有人伺候着,生活倒也惬意。

洛薇洗好澡刚回到房间时,听到了外面有声音。

“大少爷,你怎么来了?”

洛薇顿时一惊,是顾寒年?

“少奶奶呢?”

那低沉好听的声音如大提琴一般,倒是听着让人有些熟悉,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似乎,跟刚刚她救了的男人有点儿像。

“少奶奶刚刚回来,正在房间里,我去帮您把她叫出来?”

洛薇紧抿着嘴唇,一张鹅蛋形的小脸写满了慌张,身体靠在门处,心不停的在打鼓。

她身上这样,肯定会被发现,虽然说他们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但是第一次见面就被顾寒年看到她这一身的痕迹,一定会生气吧!

“我住一个晚上就走,不用告诉她!”说着,顾寒年去了另外的房间。

洛薇松了一口气。

整个晚上,洛薇都睡得不太踏实,生怕顾寒年来到楼上,打开她的房门。

但事实上,是她想多了,顾寒年不曾上来,甚至是她醒来时,人就已经先行离开了。

洛薇故意换上了高领衣服,掩盖住身上的痕迹,准备吃早餐。

佣人张妈在这边陪了洛薇三年,见她走出来,笑着迎过去:“少奶奶,你可算出来了,少爷昨天晚上来了!”

“哦!”

洛薇淡淡的回应。

张妈继续笑着说道:“肯定是少爷觉得这三年对不住你,所以就打算回来跟你好好过日子,你放心,接下来他肯定会多次过来的!”

洛薇可不相信,顾寒年从一开始就抗拒这段婚姻,昨天晚上可能也是临时过来住一个晚上,不然,他怎么连跟她见面的想法都没有?

“少奶奶,你怎么穿成这样?不热吗?是不是感冒了?”说着,张妈的手放到了她的额头上。

洛薇躲开了一些,琉璃般的眼睛里写满了不悦。

张妈还是极少见她有这般神情,离开餐厅去忙了。

洛薇心想,若是让他知道,她曾经跟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这婚姻肯定是要走到尽头吧!

与其这般,倒不如她趁早了结这段婚姻。

吃过早餐,洛薇叫来了平日里给她带口信的瑞德,把早已经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了他。

“少奶奶,您这是......”瑞德意外的看着她。

洛薇淡淡的说道:“你把这个带给你们家顾总吧,只要他在上面签字,我随时都可以从这边离开。”

这三年来,她有吃有喝有住,上班赚来的钱都是攒下了,前几天她去看过一个房子,已经付了定金。

这样没有爱情的婚姻,别说顾寒年坚持不下去,连她也是一样的。

瑞德不敢耽搁,赶紧把离婚协议书送到了顾寒年的手上。

男人正在工作,如刀削般的俊彦上,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睛,在看到“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时,棱角分明的眉上挑了一下。

骨节分明的手指翻阅,文件上面什么都没要,包括她现在住的房子。

顾寒年把“离婚协议书”合上,冷笑:“当年,她嫁过来时,一开嘴就是一百万,现在在顾家捞的差不多,发现捞不到什么了就打算离婚?”

瑞德小声说道:“这些年少奶奶除了吃的用的,没有额外的花过您给的一分钱。”

注意到顾寒年递过来的冷眸,瑞德乖乖的闭上了嘴。

顾寒年可不觉得洛薇是真的想离婚,爷爷和奶奶从国外养病回来了,她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离婚,肯定是另有打算。

呵,他就看看她又在打着什么算计!

瑜伽馆。

拥有着一身绝佳身材的洛薇,正脱下瑜伽服,准备换上她的衣服。

已经换好衣服的学员路过她身边时,一脸羡慕的说道:“洛老师,你这身材太完美了,我认识你三年多,一直都保持着这身材,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男朋友是不是很自豪,你有这样的身材?”

听着她们的打趣,洛薇浅浅一笑,“你们的身材也不错,不用羡慕我!”

洛薇所在的瑜伽馆可不是普通的瑜伽馆,他们的客户都是针对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以及富家太太。

他们的身材没有一个不好的,来这里也不过是长期保持体型罢了。

洛薇穿好衣服走出来,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说让她到孤儿院去一趟。

去了才知道,当年在孤儿院与她差不多一般大的女人都过来了。

洛薇看到了楚若溪。

楚若溪也看到了她,不过没跟她说话。

当年在孤儿院里,她们两个可是孤儿院的两只花,两个人长得都很漂亮,才能也同样出众。

只是毕了业之后,洛薇原本要进歌舞团的,可是没想到却被楚若溪给顶上。

那段时间,洛薇自暴自弃,一度对生活充满了绝望。

后来妈妈的死,让她重新站起来,并且找了如今瑜伽馆这份工作。

虽然说她没有进事业单位,但是洛薇如今也挺好,一个月不少赚不说,还和楚若溪没什么交集,只是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了。

洛薇抽好血之后,人就离开了。

楚若溪原本也想走,院长却叫住了她。

“若溪,我记得你之前手上拿过一个这样的项链,你还有印象吗?”

院长手上拿着一张照片,照片里面的项链,楚若溪一脸就认出来了,这是洛薇的,她瞧着项链很好看,就从洛薇那边偷过来。

为此,洛薇可是哭了很久。

楚若溪留了一个心眼:“是有印象,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