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证后,奶狗总裁他掉马了

鬼事专门店 秋风寒 1541 字 2个月前

完了。

她一定被当成了什么图人家小弟弟年轻帅气见色起意的女色狼!

饶是林舟舟见惯了大风大浪,现在尴尬得几乎社死。

林舟舟味同嚼蜡一样吃着牛排,男人温润清朗的声音忽然传来。

“我让人去帮我拿了户口本,吃完饭就去结婚吧。”

她错愕抬头,正对上温时晏认真坚定的眼眸。

直到走进民政局的大门,林舟舟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懵懵懂懂的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沉稳的跟工作人员交涉,护着她排队,半晌没回过神。

他就这么干脆的答应她的请求,不计回报不问后果?

“时晏......”

林舟舟艰难开口:“你不怕我骗你?也不问我原因?”

“你想结婚,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我,我很开心。”

男人灼人的桃花眼温柔美好:“不管你想骗我什么,只要你想要,全都可以拿去。”

林舟舟不知道该说他傻还是说他实诚。

“时晏......谢谢你,我也不瞒你,我之所以要结婚,是因为我父亲留下的遗嘱——我婚后才能继承他的遗产,所以其实这场婚姻只是交易。”

林舟舟艰难开口:“一年后我就会跟你离婚,如果你有心仪的女孩,我会帮你解释这件事,这一年你所有的开销我都会负责,离婚后,我也会给你一笔钱以及几套房子,算是对你的感谢。”

温时晏的眸子陡然有些暗。

只是交易么?

“这样啊。”

他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格外人畜无害,眼中却有暗芒:“我都听你的,能帮上你,我很荣幸。”

“先生,女士,你们的结婚证办好了。”

工作人员将钢印盖好递给两人,温时晏接过结婚证,理了理林舟舟耳边的碎发:“接下来我就是你的丈夫了,今后......请多指教。”

男人语气真诚,一点也不像做戏,看得林舟舟的心忽然一阵狂跳。

她好像被弟弟撩了?

林舟舟飞速转移了话题:“你现在住在哪?我送你回家。”

温时晏眉眼一紧。

他现在住在市区寸土寸金的豪宅,假如现在告诉林舟舟,说不定她会觉得被欺骗呢?

他低咳一声:“我住的地方有点寒酸,怕你笑话。”

林舟舟失笑:“我怎么会笑话你?都结婚了,还要跟我这么疏远?”

温时晏只得点点头,在林舟舟看不见的角落给助理发了一条消息:“买一个破败的住处,越破越好,然后告诉我地址,三分钟内回复。”

正在发愁如何帮总裁应付董事会那帮老不死的陈助理看见手机上的消息,头皮发麻!

他现在去哪找破旧的住处?!

他慌慌张张下车,环顾一阵四周,忽然眼前一亮。

温时晏对照着助理发来的定位给林舟舟报了地址,看奔驰车一路开到目的地,他才发现有些不对。

林舟舟下车,看着四周的荒野狐疑开口:“你住哪?”

温时晏看一眼屏幕上新发来的图片,嘴角忽然一抽。

他僵硬的指了指那个桥洞:“我住在那里。”

林舟舟茫然的看向他手指的方向。

废弃的污水桥下有个黑漆漆的桥洞,里面摆着几件残破腐朽的旧家具,还残留着半个黝黑的干馒头。

他就住在这里?

“你生活的这么困难,怎么不早跟我说啊?”

林舟舟心疼的皱起眉来,语气掺杂了一丝埋怨。

温时晏心里把助理骂了一万倍,看林舟舟冻得起了鸡皮疙瘩,赶忙将外套盖在她肩上:“不想麻烦你,你回去吧,这里冷。”

林舟舟看得分外心疼,看着他那身昂贵的西装,不由分说将外套还给他:“别住这里了,我帮你搬东西,住到我家去”

怕伤到他的自尊,林舟舟不给他拒绝的机会,跑过去抱起他的行李铺盖就走。

温时晏一愣,原本紧绷的眉头忽然舒展。

假如能跟林舟舟住到一起,他不仅不该责怪助理,还应该给他升职加薪!

“以后你就住楼下的房间,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说。”

两人回到家,林舟舟简单跟温时晏交代了几句,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顿时有些愧疚:“饿坏了吧?我上楼换件衣服带你出去吃饭。”

“我不饿。”

温时晏摇摇头:“舟舟饿了么?你今天一定累坏了,不如就在家吃,我给你做。”

林舟舟一愣:“你,会做饭?”

温时晏点点头:“家常菜都会一点。”

“那,就辛苦你了?”

林舟舟累了一天,还真不想出门,顺便也有点好奇他的手艺,点点头将他带去厨房,便上楼洗澡。

等她吹干头发下楼,客厅已经弥漫着一阵食物的香气。

还不等温时晏开口,林舟舟便飞快上了楼。

男人站在厨房灶前,颀长的背影挺拔笔直,宽肩窄腰,比例完美,配上一张精致的脸美得恍若谪仙,拿着锅铲熟练挥舞的动作却平添几丝温和近人的居家烟火气。

林舟舟看的微微愣怔,不免有些心酸。

得吃多少苦,才能练就这么娴熟的颠勺动作啊。

似乎感知到了什么,温时晏转过身来,看着那张生动漂亮的脸,喉结无意识滚了滚。

他摸了摸鼻子掩饰尴尬,转开目光继续颠勺:“舟舟去休息吧,很快就好。”

腰间忽然一紧,一双白嫩的小手环住他的腰轻轻一握。

“衣服这么贵,做饭就带个围裙嘛。”

林舟舟站在他的身后,正往他身上套着围裙,却因为身高上的悬殊,不得不踮起脚尖,身体时不时触碰到他后背,才勉强给他系好。

温时晏呼吸一窒,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握住锅铲的手用力收紧。

腰上的那双小手终于,温时晏不动声色松了口气,按捺着心里的悸动将锅里的肉翻炒好,盛盘上桌。

林舟舟吃得两眼放光。

虽然最后那道小炒肉有些糊,但男人的厨艺堪比她吃过的各种五星级大厨!

“慢点吃,别噎着,我不跟你抢。”

温时晏乖乖巧巧在旁边给她夹菜盛汤:“你喜欢的话,今后我天天都给你做。”

林舟舟抬起头来,正对上温时晏含笑的双眸,心里莫名有些悸动。

他长大了,都会心疼人了,今后谁嫁给他,一定很好福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