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厨娘飒翻天

鬼事专门店 秋风寒 1415 字 2个月前

“叮!

”她的神识突然打开,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几平米的空间,而她仿佛置身其中。

天啦!这里是她在现代的万能美食调料库?

看着货架子上摆放整齐的各种调料,她的心啦,无比的激动。

这些调料对她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

身为一个顶级大厨,若没有这些调料相助,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现在有了这些调料,再加上她的手艺,以后带领娘和弟弟过上好日子,便指日可待了。

这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饿了有人请吃饭。

“晚上,我就给娘和晓成煮一盆水煮牛肉!清蒸鱼!黄焖鸡!”

呃,没有牛肉,没有鱼,没有鸡

家里似乎只有野菜,啥荤菜都没有,连个鸡蛋都是稀罕物!

虽然啥都没,但失落之余,却是让顾纤纤想到了一个赚钱的好方法!

等喝了野菜糊糊,顾纤纤说:“娘,我去河沟里捡一些螺蛳回来。”

“那东西能吃吗?”桑叶红微笑着说:“之前也捡回来过,又腥又难吃,里面还没有什么肉,浪费了柴火。”

“这次不一样了,娘就等着吃吧。”

说着,顾纤纤拿起篮子去了前面的小河边,这条河是沙河,底下都是沙子,水质很好,里面生长了很多的贝壳螺蛳这些,还有不少的小鱼小虾,

可惜没有合适的工具来捕鱼虾,否则又是美味。

因为这里的螺蛳没人吃,所以她一会就捞了一篮子。

“诶......姐......别去深水,你上午就是掉到深水里,差点被淹死了。”

岸边,传来了顾晓成又紧张又害怕的声音,他不知何时也跟着来到了河边,正躲在一棵树后,探出半个小脑瓜焦急地喊了一声。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让原本准备下到深水里去的顾纤纤,不由吓了一跳。

正当她准备回话,脑海中,突然如同火光电石一般地闪过了一些完全陌生且不完整的记忆片段。

她被人从背后狠狠地推到了河里面,她在水中挣扎着,慌乱中依稀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哼,你这死肥婆,真以为我对你好?别做梦了!就你那丑样还跑去找牛秀才求亲,也不撒泡尿照照!秀才夫人只能是我!呵呵,我爹说了,回头把你娘和弟弟撵走,你家房子就是我们家的了......”

女人的声音听着很耳熟,凭着原主的记忆,她听出是堂姐顾桃红!

一股怒火从心中喷薄而出,顾纤纤不由咬牙,枉原主之前对顾桃红那么好!

之前,原主的爹还在的时候,靠去山里面打猎为生,每次打猎回来,都有肉吃,他还特别宠着她,肉宁可不卖钱也要让她吃饱!

每次,她都偷偷藏个一两块肉,悄悄给顾桃红吃,真当顾桃红是她亲姐姐。

可就在不久前,她爹去了深山打猎,就再也没回来,有人在山林间发现了她爹带血的鞋子和打猎的铁叉,这才断定她爹死了。

没想到,顾桃红委屈可怜的外表下,竟然有这么一颗狠毒的心!就因为原主去找牛秀才表白,就因为想要抢走她家房子,就将她推进河里面,其心当诛!

紧接着,又一个片段从脑海中闪过,一双强劲有力的大手将她从水里面拽了起来,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这女人可真沉,少爷我好不容易发回善心,你可别恩将仇报要爷以身相许!”

可惜的是,原主还是死了,而她穿越而来。

顾纤纤的心思一闪而过,虽内心万千波澜,但面上却依旧古井无波,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那好,姐不去了,咱们回去准备做晚饭。你帮我抬一下好不好?”

“我......”顾晓成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见顾纤纤一直微笑地看着他,这才放松了一些警惕,姐姐,她应该真的有所改变了。

他无数次渴望着自己家姐姐,能像别人的姐姐一样疼爱弟弟,现在,他终于看见了希望,可毕竟之前打怕了,他还没有彻底放下心结。

姐弟两个抬着一篮子的螺蛳回到了家,桑叶红见着不由眼睛都瞪圆了,一边伸手在篮子里划拉着,一边吃惊地说:“这才多大的功夫,你们居然捞了这么多?”

怕是有二十来斤吧?

“娘,我们晚上就做这些,其他的放在水里面养着,明天再弄。”

她决定晚上先做一些给他们尝尝味道。

桑叶红找出了一个瓦缸,将剩下的螺蛳倒在了里面,加水养着,这样放到明天都没事的。

锅里放了一点油,顾纤纤没有敢多放,油很金贵。

她之前就已经将调味盒取出来了,用大蒜和生姜炝了锅,又开了豆瓣酱,放在锅里炒出红油,倒入螺蛳,放了一个香料包,大火烧开后,整个屋子都是香味。

桑叶红使劲地吸了吸鼻子,舔了舔嘴唇,自从顾老二死了后,她就再也没有吃过荤腥了,这诱人的香气,勾得她想要流口水。

“纤纤,你做的螺蛳咋这么香?以前,你从来不做饭。”

顾纤纤看着他们的样子,不由笑了笑,“有的人,天生会做菜。”

等螺蛳端上桌,顾纤纤取出了一把小竹签子,用竹签子挑着吃。

“姐,真的好好吃!”

“纤纤,太美味了,你手艺太棒了!”

三个人一边吃,一边开心地说着话,连稀饭都忘记喝了。

跟他们家隔着不远的是顾老大家,这会子,顾老大正在就着野菜喝稀饭,吃得愁眉苦脸。

“啪!”

一声脆响,他儿子顾小虎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拍,用袖子糊了糊脏兮兮的鼻涕,吵闹着说:“天天喝稀饭,天天吃苦不拉几的野菜,我不吃了!我要吃肉!”

“哎哟,祖宗!”他娘林春花将一小碗腌的野菜放在了桌上,“你问问你爹一年到头剩几个钱!”

顾老大一瞪眼,“没事扯上我做什么?那银钱不都是你收着的吗?”

林春花有些心虚地说:“那也要有银钱才能收。”

她可不敢说,前几天刚拿了五十文补贴了娘家哥哥

突然,顾老大像狗一样吸了吸鼻子,“什么东西这么香?比红烧肉还要香!”